《没想到我如此自私》

2018-05-28 10:55:16     来源:

摘要:《没想到我如此自私》​初四(6)班 张恩硕 指导教师 杜宁

 

初四(6)班 张恩硕 指导教师 杜宁

丁酉十二月,忽闻此题,作此篇,兼怀我至亲之人。——题记

人大多是自私的,自私到心田里承不得一个人的爱;自私到满腔幸福也不愿与人分享。

而我,及至她离去时,才如梦方醒,恍然惊觉,我竟已自私如此,但,斯人已逝,徒呼奈何?

她,是我的奶奶。但我却甚是怕她,不因其他,只因她的疾病。我并不知道那是什么病,只知道,她因为这个病,显得尤为衰老,如历经风雨的老树:纵横如沟壑的皱纹是树皮;鼓动如玉蛇的青筋是枝茎。这样的她,我不喜欢,也不愿亲近。

她的脸色实在蜡黄的可怕,干裂,粗糙。骨瘦如柴的身子,好像个宽大的骨头架子上,披着层薄薄的皮。散乱如炸裂的烟火般白发,浮在头上,颇似睡前故事的巫婆。这样的她,让我退避不及,更在背地恶意自私的揣摩她的故事。

有时候,父亲托我去照顾下她,我不敢忤逆,只得为她擦嘴洗脸,动作自然粗暴,那时我竟还颇有些自得于我的“孝顺”。我知道,她终究会忘记,因为她的疾病;其他时候,我对她形如路人,她自念叨她的疯语,我自做我的事情,甚至于连她唤我一声乳名,也要不耐的打断,埋怨她坏了我的心情。我知道,她终究会忘记,无论多少次。

但是,我又何以未曾发现,她浑浊的眼里,那深沉的悲哀。我想,只因为自私吧?因为太自私了吧?所以在那个时候,那个年龄,我狭窄而自私的心田,已无法给予她,哪怕如萤的光辉。

后来,年纪稍长了些,弟弟也出生了,大家都在祝贺,每次回老家的三人身后,亦多了个正蹒跚学步的小人儿。然而,却独她,笑呵呵抚摸着弟弟的头,口中却不住的唤着我的乳名,母亲笑言:“你奶奶啊,是把你弟给认成你啰!”

因为疾病,她遗忘了太多,像一个走失在时光之中的行者,自己的名字,自己的童年,还有我对她的自私。但在仅存的那些记忆里,始终为我留下那么一片温柔的净土,从未掩埋,期待我的光临。

然而那颗自私如此的心,又何曾给她留下片净土,何曾为她准备一个温暖的春天。我想,只因为自私吧?因为太自私了啊。

忽闻噩耗的那一天,我没哭,但窗外斜切下的阳光,竟让我冷的直打颤。刺目的阳光,好像掩盖了一切,一切的光影。这一次,她会忘记,但我永远不会,永远。

时光终会冷然无情的走过,带走太多记忆。但是对她的思念,如时涨时落的潮水,不知哪天便会漫溢,浸湿我的眼。怪得很,不知哪天夜里,我不禁泣不成声,半夜难眠。大概,是梦见她了吧。

没想到我竟如此自私,自私到连声我爱你都要在梦中才能说的出口。

我终究忘不得在那个泪雨纷纷的清明,我多想让她再唤我一声乳名,然而为时已晚,我甚至连抱她一下都只能在梦里。对她的自私,终成了我无法挽回的过错。

相关热词搜索:《没想到我如此自私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