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目光》

2018-06-28 17:12:57     来源:

摘要:《目光》初四(5)班 谭翔天

 

初四(5)班 谭翔天

雪白的木槿花,在似火的骄阳下徐徐开放。流转的目光,在归家的学子中慢慢寻找。

夕阳的余晖渐渐隐没在幢幢高楼之中,被蒸笼笼罩的世界仿佛才有了一点儿生机。每当这时,雪白的木槿花旁,总会伫立一个身影。这身影不甚伟岸,却有着让人莫名安心的力量。他的围裙还不及摘下,眼睛眯成了一条缝,双手在身上胡乱抹了一把,向着远处的我挥了挥。仅一瞬,阳台上的身影就不见了。只留下一株木槿花,花枝像是被风吹过了般,轻轻摇摆。而那远远迎接着我的,便成了一扇敞开的大门。

结束了一天的忙碌奔波,那目光总是令我贪恋的。可尽管如此,外公的目光,总也有不清晰的一天。每逢他瞧不见我,便大声唤我的乳名,引来许多笑声与议论。“多大了还要外公看着”便是我最常听到的一句话。当外公又一次站在木槿花旁,又一次笑着帮我褪下悲伤沉重的负担,我挣开他的手:“以后别等我了,我又不是孩子,丢不了的。”外公却执意要等,说了些孩子被拐走的例子。我却不耐烦了,“嘭”地把自己锁在房间里,木槿花随着房门的关闭颤了颤。沉默良久,外公苍老的声音从门缝处挤进来:“我不等了,你自己可要小心点走。”尽管隔着一层门板,那一刻,我却觉得我们之间好似隔了一条鸿沟。而他的目光中,则写满了失落与无奈。

雨季的天空,总是阴晴不定的,像婴孩的心情,时好时坏。早上还晴空万里,下午便似失了控的水阀。木槿花耸拉着头,似是被这雷雨惊着了。

雨点噼里啪啦地打在校服外套上。似是习惯,抬头往阳台上一瞧,没有熟悉的身影,少了关切的目光,只有雪白的木槿花被窗外溅入的雨滴砸的乱颤。心中有些空落落的。门还是照常开着,而门内,却是湿透了的外公。他的唇瓣微微颤抖着,脸色苍白,白发上的雨一滴一滴砸在地板上,发出沉重的滴答声。当晚,外公发了高烧,外婆难得严肃的说教我:“你外公怕你没带伞,早早去门口守着你,又怕你不让… …”后来外婆的嘴仍然一张一合,但我什么也没有听进去。

日已西斜,又是一天归家时。木槿花旁,有一道目光远远的聚集在我的身上。我知道,那就是最温暖的、外公的目光。我抬头冲他笑笑,他也瞧见了我,急忙又跑去开门了,只留一簇的木槿花徐徐摆动。

相关热词搜索:《目光》